波音公司的创新挑战

[据美国《航空周刊网站》2015年5月14日报道]国防承包商武器系统的升级就像苹果公司推出最新版本的iPhone一样,这样的一天回到来吗?但就目前来说,这是难以想象的。因为洛马公司在获得合同14年后,首型F-35才开始逐步形成初始作战能力。但是,波音公司防务、航天和安全总裁和CEO查德威克认为,航宇工业可以做得更好。

[据美国《防务新闻》网站2015年1月18日报道]2015年春夏之交,美国空军将正式宣布其下一代轰炸机项目——“远程打击轰炸机”项目的最终获胜者。有关该轰炸机的能力和设计依然被保密,只有很少的细节被披露——包括在2025年左右形成初始作战能力,总共计划生产80-100架,用来取代B-52H和B-1B轰炸机,将是隐身的、能够搭载使用核武器并将在形成初始作战能力之后的两年内进行核武器使用鉴定等,还曾探讨过可选有人驾驶设计。一个了解该项目的消息来源说,美国空军或许正在寻求这样的LRS-B:尺寸大约只有B-2A隐身轰炸机的一半,配装两台尺寸与F135涡扇发动机相近的动力装置,这样相关的发动机增强计划成果也能用于该轰炸机。此外,美国国会研究处的一名分析家格特勒在2014年撰写的一份简报中指出,目前LRS-B的预算安排看上去更像一个生产计划而不是一个研究与发展计划,这意味着LRS-B项目已经进行了许多技术发展和测试工作。

查德威克似乎意识到,在互联网世界正在催生出大量的创新的当今,“像往常一样做生意”并不会降低作为传统国防承包商的地位。他透露:“如果你回头看看10-20年前的航宇工业,我们一直都没有采用正确的方法推动项目发展。项目通常都会延期或超支。我们很容易抱怨其他因素,但是事实上我们应该反省自己。”

为了满足采购单价不超过5.5亿美元的目标,美国空军正寻求为LRS-B采用当前可获得的成熟技术而不是启动新的发展计划,同时该机将采用开放式系统架构以利于引入新技术。不过上述消息来源表示,“它的机体本应更大。但盖茨在没有彻底明确整体效果和需求的情况下,就设定了5亿美元的成本限制”。曾主管美国空军情报、监视与侦察事业的前空军副参谋长、退役中将大卫·德普图拉中将也认同5.5亿美元的成本限制可能终将伤害LRS-B的能力。他说:“最大的担忧之一是这事情将会变成一场成本对抗。谁能以最低的价格拿出‘技术上可以接受’的飞机,谁就将获胜,而不需要对能力的增长、引入新技术的潜力做任何判定”。

SpaceX公司对于航天工业的撼动只是刚刚开始,目前传统国防承包商在赛博、卫星服务、自主和数据分析领域正在越来越多的受到来自更加灵活的新兴公司的挑战。查德威克表示,波音公司的防务业务正在面临挑战,去年的销售额下降了7%,没有超过310亿美元。他喜欢拿一款可以快速升级的软件架构“幻影聚变”举例:“这是很大的创新,允许我们改变目前和未来武器系统的构成就像更新iPhone一样迅速。”

LRS-B项目的影响已被美国国防部及美国国防工业界感受到。《防务新闻》访问了6名分析师和专家,他们都认为该项目有机会塑造未来20年内美国军事航空工业格局。无论是哪个投标企业赢得合同,则它将获得大量的发展资金;失败的企业则可能发现自己不得不完全退出军用打击飞机业务领域。虽然美国空军并未公布有哪些企业投标LRS-B项目,但很可能有两支团队投标,一方是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一方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波音公司团队。这样,美国最大的5家国防企业中有3家都参加了该项目竞争。德普图拉认为,LRS-B项目“绝对”需要考虑对工业基础的影响。但美国空军采办主管威廉·拉普兰特指出,工业基础是需要美国国防部从更宏观的层面看待的事情,美国空军在LRS-B项目中并未将工业基础特别作为标准之一。美国蒂尔集团分析师阿博拉菲亚认为,LRS-B项目对前述3家企业来说都是高昂的赌注——在该项目的合同尘埃落定之后,下一个重大军机采办项目将是本世纪30年代的新型战斗机,此后将是一个在某个时候启动的后续轰炸机项目。这样,如果诺格公司失败,那么它维持自身的基础设施以竞争15年后的战斗机项目的机会看上去很小,这将意味着该公司实际上将终止其部分业务。如果波音公司失败,则将终结其作为攻击飞机制造商的地位,尽管该公司为维持其“超级大黄蜂”的生产线运转而不断努力。波音公司还拥有KC-46A加油机项目,但该项目和波音公司的许多其他产品一样,是商用飞机的派生型,而不是全新的设计。总之,如果美国空军授予诺格公司LRS-B合同,那么该军种3个最高优先级的采办项目恰好由3大航宇巨头分别作为主承包商;如果美国空军授予波音/洛马公司团队LRS-B合同,则将意味着洛马公司可借F-35和LRS-B合同,事实上完全控制美国空军的作战飞机生产。

国防工业的游说者经常抱怨:当国防承包商被神秘的五角大楼采办条款、不正常的国会以及所谓的利益帽所掣肘的时候,是无法在商业世界参与竞争的。但是当被问道什么是武器系统加速创新的最大障碍时,查德威克很坦率地表达了他的观点:“最大的障碍其实是航宇工业自身。承包商需要理解顾客所需,并以创新的观点展示潜在的方法,演示原理样机或一项新技术。”

从工业基础角度考虑,LRS-B的合同究竟花落谁家更有利,美国国内的分析家们也有不同看法。上述了解LRS-B项目的消息来源认为,诺格公司获得合同更有利,可以避免洛马公司独大的情况。但阿博拉菲亚则怀疑,这样是不是真的能确保3家企业都有足够的工作量——他认为能够加强波音公司和洛马公司这两家主承包商选择对美国国防部具有吸引力。他还说,航宇分析家圈子中长期传言诺格公司可能将其航宇业务卖给波音公司,LRS-B的合同归属对此或将有重大影响,“如果诺格公司竞标失败,它可以将航宇业务卖给波音公司,这是有利的,因为它将不再拥有新机制造机会;如果诺格公司赢得合同,则它的航宇业务成为一个更有吸引力的目标,最终结果也一样”。他还指出,一旦合同授出,子承包商的竞争可能白热化。此外,如果F135发动机制造商普拉特·惠特尼公司赢得LRS-B的发动机合同,则该公司将主导美国军用发动机市场。美国国防部是否会允许出现这种局面,还是会将发动机合同授予通用电气公司,是另一个未知项。

波音公司在政府预算紧缩之前便已经感到了挑战。C-17运输机的生产已经停止,1978年首飞的F/A-18战斗机过于老旧。虽然波音经过苦战打败了空客公司赢得了美国空军加油机合同,但是KC-46进度的落后使波音公司在去年自贴了4.25亿美元。而且,目前波音/洛马团队是否会击败诺格赢得美国空军未来数年最重要的下一代轰炸机合同——远距打击轰炸机项目,仍然悬而未决。

尽管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和美国空军部长詹姆斯最近都明确指出LRS-B是高优先级项目,但该项目还需在国会争夺预算,其“对手”包括美国海军的“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的替换艇项目等。美国国防分析家丽贝卡·格兰特认为,LRS-B项目的“黑计划”状态不利于它在国会获得支持,特别是国会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刚更换领导,LRS-B项目将面临额外的详细审查。根据美国某个非盈利组织基于公开数据的分析,在2013-2014年美国国会选举和国会附属的国防相关政治委员会活动中,洛马公司、诺格公司和波音公司恰是3家最大的捐助商,出资分别达到400万、390万和310万美元;这3家公司也全都位列全美游说国会花费最多的25家公司排行榜上。国会议员们将会根据企业能给自己所在州带来多少工作机会决定支持谁。例如,诺格公司已决定扩展其在佛罗里达州墨尔本国际机场的设施。尽管该公司并未承认计划利用该设施开展LRS-B工作,但来自佛罗里达州的一名参议员比尔·尼尔森已在2014年5月告诉媒体:诺格公司是这么计划的。

本文由巴黎人国际官网发布于军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波音公司的创新挑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